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原标题: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01

天雷的好朋友地火说,上了央视315晚会的万科和招商那些项目真不算多大的事,金科联发东悦府这个让业界大跌眼镜的项目才应该是最值得登上315晚会的代表。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质量问题了,10栋洋房推倒重建前所未有,闻所未闻。

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图片来源网络)

一位购买了该项目的业主说,我们选择金科东悦府这个项目也是信任金科这个品牌,毕竟也算是重庆当地的开发商代表了,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严重的质量问题,我们也是多次反复投诉才迎来了目前的处理结果。

有业主提供了现场拍摄的画面,有一栋楼的裂缝从楼顶一直裂到了楼底。这些照片也让所有购买了这个项目的业主产生了恐慌。

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今年3月7日,重庆经开区建管局巡查中发现,在东悦府地产项目内,某地块洋房地基出现沉降现象,立即下发整改通知书,作为此项目的责任单位,重庆金江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随即停工。

7月18日调查结果:楼栋基础处于持续下沉状态,沉降未达到稳定状态,房屋出现结构裂缝及部分指标超规范要求。

为了讨个说法,大批业主不断向重庆市网络问政平台和媒体进行投诉,希望能够得到开发商方面给出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

8月3日,重庆经开区建管局对媒体表示,7月30日已经在现场答复了业主,发生沉降的楼栋全部返工重建,业主可以退房,若选择继续履行合同,开发商将向业主支付逾期交房违约金。

但不少业主还是表示,整个过程中金科的沟通都不太友好,一直都想推卸责任,如果不是业主们持之以恒的坚持,不排除金科会强行交房。

金科东悦府像一根导火索,把金科一直以来的产品质量滑坡问题再次“点燃”。

今年以来,位于重庆铜梁的项目金科集美东方一期有业主一直在向住建部门投诉,6月26日,业主发现正在施工的一期车库多处承重柱爆裂,柱内钢筋压弯暴露在外,承重梁断裂,开发商不仅没有答复,反而聘请保安殴打业主。

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业主提供图片)

金科东悦府和金科集美东方这样绝非个案,金科的产品质量问题和业主维权在全国多地不断上演。

值得注意的是,金科股份旗下项目还因为安全事故等原因被监管部门多次点名。

2019年7月1日,金科股份下属的重庆骏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重庆市万州区开发博翠江岸小区一地下车库发生坍塌事故,死亡1人。

02

作为金科的实控人,金科不断下滑的产品质量问题显然是黄红云不愿看到的,在地产这个行当,“甩手掌柜”自来就很难做。

极具讽刺意义的是,业界的人可能还都知道,一直以来金科在有个响亮的称号:洋房教父。

时光倒流,回看金科的发展史,以一个到解放碑只有5分钟路程的金科花园起家,同时以金科天籁城享誉重庆的金科,在重庆楼市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业界称赞金科是“花园洋房之父”。

“原创中国洋房”、“空中院馆”、“X+1夹层”、“别墅级洋房”……你能想到的关于洋房的专利几乎都来自金科。

这一切与黄红云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1984年,黄红云在涪陵区的工地上做学徒,每天赚5毛钱;1998年黄红云开着一辆普桑,带了三个合伙人进入重庆主城区,在江北区一间租用房里面创立金科。

经过一番考察后,黄红云看上了一块当时谁也不感兴趣的“不毛之地”:五黄路片区,“这是我平生最大的一次‘赌博’。那时刚来重庆,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任何关系。”黄红云这样描述他当时的心境。

他把当时的五黄路看作是与解放碑仅一桥之隔的“闹市区”,并与几位合伙人砸下近3000万元,在这里开创出了金科花园。

不久以后,黄花园大桥通车了,路桥年票制实施了,重庆房产市场向好了……

这一次“赌博”让黄红云大获全胜。

此后的金科和黄红云顺风顺水,开足马力,不断提升的行业排名,不断扩大的全国版图,房地产风云人物,著名慈善家,黄红云成了,金科成了,这可能是在涪陵工地做学徒时候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象。

然而历史规律一次次证明,风光无限的时候往往也都是危机将发的时候。

2015年11月1日,著名私募一哥徐翔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抓,有媒体当时描写到,“黄红云人生五十载,第一次感到害怕。”

很显然,这位涉嫌帮黄红云布局,坐庄拉高金科股价的“中国私募一哥”若有不测,黄红云恐将跟着湿鞋。

事实上,被抓的徐翔供出了十多家上市公司老总,其中就有黄红云。

2014年,为了减持整个家族的金科股票,黄红云找到徐翔,在后者帮助下,精心设计了一场操纵股价的大局——通过高送转方案、发布虚假新能源概念、虚假增持消息等,不断诱使股民进场,并在徐翔的巨额资金配合下拉升股价。

2015年股灾前,黄红云家族成功逃顶,最终套现了大约45亿左右的资金。

“割韭菜之王”的名号一炮打响,在股民眼里,有黄红云在,金科便是割韭菜的平台。

在东财股吧里,小股东们一提起黄红云就磨牙,并扬言:“黄红云,金科无非是你鱼肉股民的一个吸血器。”

为了金科的稳定,黄红云接连辞去董事会主席等职务,试图将诉讼风险和上市公司隔离,居于幕后做“甩手掌柜”。

尽管涉险过关,但还是被取消了一个房企老板最为重要的身份和荣誉象征:全国政协委员。

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图片来源网络)

03

和融创的“相爱相杀”同样是地产圈的一个神奇案例,这场交锋之中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输家和赢家。

但持续了几年的这场资本争夺,让黄红云的资本运作能力再次得以彰显。

从黄红云随后的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当初引入融创中国只是为了暂时稳定金科股份,而并非拱手让出控制权。

当时黄红云还通过修改公司章程、与离婚的陶虹遐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及引入广州安尊贸易等手段护卫自己的控制权。

一次次涉险过关的黄红云可以稳坐“钓鱼台”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其有相对值得托付的职业经理人团队,蒋思海、喻林强等人都是黄红云的重要棋子。

作为老金科人,金科这些年的发展,蒋思海功不可没,在2016年接棒董事会主席、总裁后,蒋思海带领金科实现了不小的突破。

但蒋思海自己也很清楚,金科有很多问题并没有解决好,比如区域发展的不平衡,区域聚焦深耕不够,很多项目的投入产出比太低,营销能力和产品管控待提升等等。

这样的局面蒋思海自己不满意,显然也不会让黄红云满意。

今年2月,蒋思海辞任总裁,重庆区域董事长喻林强升任,蒋思海退居幕后,喻林强杀到台前。

新官上任三把火,在营销改制、强化区域能力、打通融资局面等,喻林强开始了调整和布局。

但事实上,有一点高层们不愿过多公开提及的,比产品质量滑坡遭业界吐槽更为严重的是,贪腐问题在金科内部有蔓延放大的势头。

去年底,金科股份被曝多起内部贪腐事件,涉及营销、行政、招投标、物业等多个领域,已经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13人。今年6月金科地产前华中区域公司副总经理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04

在资本市场,金科同样是个典型,屡遭交易所的问询。

今年4月,深交所给金科抛出了9个问题。在问询函中,深交所对金科的利润分配、应收账款等9个问题提出了质疑。

其中,随着规模逐年扩张,金科的少数股东权益水涨船高,截至2019年末,少数股东权益和净资产的比值已达47.52%,这引发市场对其是否存在“明股实债”的质疑,也引来监管处的问询。

金科股份近几年可谓实现了快速膨胀。在2016年,金科的销售规模仅为319亿元,而到了2018年便跨入了千亿门槛,到2020年更是提出了2200亿元的销售目标。

在如此疯狂增长的背后,伴随着公司负债的急速上涨。

在2016年,金科股份的负债为867.2亿元,到2018年已经翻了2倍达到1929亿元。最新的年报显示,2019年金科股份总负债2659亿元。

但高速扩张后的盈利难题一直摆在金科面前,增收不增利的局面不断凸显。

年报显示,2019年金科股份的毛利率为28.84%,相较于万科36.25%的毛利率及申万二级房地产开发行业毛利率中值33.55%,都具有一定的差距。

也就是说,该公司整体盈利能力在行业中处于中下水平。

当然留给金科和新管理团队的时间还很多,问题需要一个一个解决,一口也吃不成胖子。

@ 天雷地火说地产

文章标题: 黄红云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本文链接:http://www.xxibibd.cn/597.html

Related Post